熱門推薦:  愛情向東,婚姻向西 

第一章.愛恨交織

淼淼 | 發布時間:2018-05-10 12:07:30 | 本章字數:2065

第一章.愛恨交織

更深露重,鼓角聲再次響起,已是三更天。

皇城西域的凰鳴宮內,一扇半掩的雕花窗扉里,一豆伶仃燭火,孤獨地守著夜。

秦暮歌坐在床邊,喑啞火光,映得她憔悴瘦削的臉頰一片凄苦。

這日是東越皇帝鳳千霖選秀女的日子,聽貼身丫鬟凈月回報說,這日皇上選中了三個秀女,一人封為嬪,兩人為婕妤,個個美貌如花才藝雙絕,今夜鳳千霖必定留宿在新人閨房里……

心底忽然竄起一股鉆心的痛。

從很久以前,鳳千霖身邊就不止她一個女人,更鮮少來凰鳴宮。可秦暮歌還是會時常回想起,當初洞房花燭夜時,鳳千霖許下的“一生一世一雙人”的承諾。

而今,造化弄人,物是人非。

“娘娘,時候不早了,早點歇息吧。”

涼風破窗而入,將秦暮歌的鬢發吹亂。

凈月為秦暮歌披上一件紅色披風,臉上是掩不住的心痛。想當初娘娘可是西凌國最受寵愛的公主,而后嫁給了東越國的太子,世人都說這是一段錦繡姻緣,可卻無人知曉,這些年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皇后娘娘,過著怎樣痛苦錐心的日子。

秦暮歌怔怔地看了空蕩蕩的院子良久,唇畔揚起一抹自嘲的笑,喃喃自語,“他應該不會來了,凈月,命人關了凰鳴宮大門吧。”

話音方落,漆黑的庭院,被紅色的燈籠照亮。一行拿著宮燈的太監,簇擁著一個男人快步而來。

“娘娘,皇上來了,真的是皇上來了。”凈月驚喜地大喊。這夜皇上本該在新納妃嬪寢宮,如今卻來了凰鳴宮,這是何種的榮耀和寵幸,看來娘娘是要苦盡甘來了。

秦暮歌不可置信地看著那個越來越近的男人,手微微發顫。三個月了,鳳千霖已經三個月沒有踏入凰鳴宮半步。

鳳千霖披著一身寒霜,闊步走入寢殿,俊美容貌在影影倬倬的燭火里,半明半暗,看不分明,可那一剎那,秦暮歌卻好像看清了他,看見了他眼底溫柔和煦的笑容。

“臣妾參見皇上。”

秦暮歌隱忍著淚,屈膝,盈盈朝著鳳千霖下拜。她有好多的話,想要同鳳千霖傾述。

可她并沒有等來鳳千霖溫柔以待,下顎猛地被男人大掌一把捏住,那勁頭很大,仿佛恨不得掐死她。

“秦暮歌,以前你就對大皇子下過狠手,朕念在夫妻一場的份上放過了你,命你不準踏出在凰鳴宮一步,好生思過,沒想到你歹毒自此,才過三個月,竟變本加厲給朕的皇兒下毒。”

鳳千霖漆黑的眸子底,寫滿了憤恨和痛心疾首,他沒想到當初那個天真爛漫玉雪可愛的女子,成為皇后后,會變得如此歹毒陌生。

他當初是瞎了眼,才會視她如珍寶。

秦暮歌怔了怔,立刻明白一定是鳳千霖唯一的子嗣鳳奕又出事了。

望著眼前這個她深愛的男人,秦暮歌按捺著身體里叫囂的楚痛,勉強揚起一抹笑,說:“鳳千霖,你懷疑是我做的?”

“不是你,還能是誰?”鳳千霖氣急敗壞地說:“你沒有子嗣,朕見奕兒那么喜歡你,讓他叫你一聲母后,可你怎么對他的呢?從前推他下水,昨日你又給了一塊糕點給奕兒吃,今日他就中了毒,整個皇宮里,你最恨的就是婉妃,處處加害她的也是你,朕一而再的容忍你,你卻不知悔改,你認為事到如今,朕還會相信你?”

秦暮歌心涼成一片,鳳千霖的話字字誅心,讓她痛得辯解不能。

她的沉默,讓鳳千霖更確定了給大皇子下毒之人就是秦暮歌。他閉了閉眼,將眸底的失望,徹底掩在了冷漠之下。

“來人,將皇后移送宗人府,等候發落!”

鳳千霖甩開秦暮歌,冷酷地宣告著旨意。

他對這個惡毒的女人徹底死心了,曾經有多愛,此刻就有多恨。

“皇上,不要啊,娘娘一向宅心仁厚,怎么可能毒害大皇子。”

凈月跪爬到鳳千霖身邊,大膽地扯住了他明黃色盤龍服的下擺,頭一個接一個地磕在頭上,額頭沁出血色,可鳳千霖卻不為所動,一腳踹開了這個丫鬟。

“大膽,這里那里輪得到你一個奴才來多嘴,真是同你主子學得無法無天了。”

鳳千霖如今對這兩主仆,早已厭惡心寒到了極點,恨不得剖開她們的心看看,到底是不是黑色的。

“將這個奴才拖下去杖斃!”

帶刀侍衛應聲而上,拖著凈月就要朝外走,一直仿若木偶的秦暮歌,忽然沖到了侍衛面前,從袖中抽出一柄鑲著金玉瑪瑙的匕首橫在面前,咬牙說道:“你們誰敢動她一根汗毛,先過我這關。”

侍衛礙于秦暮歌的身份,遲遲不敢動手。

西凌國人一向民風彪悍,不論男女從小就能騎善射。當初鳳千霖就是愛上秦暮歌在馬背上的颯爽風姿,那時他覺得這樣的女子率直得惹人憐愛,可此刻,那些他愛過的品性,全變得礙眼。

鳳千霖抽出一個侍衛的佩劍,直指秦暮歌咽喉,狠聲道:“秦暮歌,你如今自身難保,還管這個賤婢的死活,真是可笑至極,你信不信朕現在就可以殺了你。”

冰冷的劍鋒,冷冷地抵在咽喉,就如眼前的男人一樣絕情。

那一瞬,隱忍許久的眼淚,終于決堤。

秦暮歌哽咽地問鳳千霖,“你真的要殺我?”

看著秦暮歌的眼淚,鳳千霖的心一陣抽痛,他也不知道他與秦暮歌,如何走到如今田地的。

“皇、皇上,不好了,大皇子他,他快不行了,婉妃也氣急攻心暈過去了。”徐公公氣喘吁吁地跑進了凰鳴宮稟報鳳奕的情況。

鳳千霖驀地回神,手顫抖著,鋒利的劍尖毫不留情地刺破了秦暮歌白皙修長的頸項,鮮紅的血液,潺潺涌出,觸目驚心。

鳳千霖再無半分痛惜。黑琉璃似的眼底,翻涌著無盡的恨意,“秦暮歌,如果奕兒和婉妃有什么三長兩短,朕就……”

“就這么樣?”脖子上的傷很深,很痛,秦暮歌卻挑釁地笑出了聲,“鳳千霖,就是我給你皇兒下了毒,你能拿我怎么樣?”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蘇公網安備 32032102000031號

新快3和值稳赚技巧